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谷子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梦着饮茶、醒着劳碌、站着读书、躺着思索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那一天,在路上》  

2011-10-14 16:34:53|  分类: 《凝望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在路上》

这几天,我一直有一个略带奇怪的设想,要是在古代,那660公里的山山水水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走完?

就在这个长假开始的前夜,我应酬后带着几分醉意回家,独自坐在酒气扑鼻的书房里,梳理着很长一段时间来因为工作而盘桓在脑中的思绪,繁杂、纠结……

蓦然回首的时候,瞥见书柜里那本杰克·凯鲁亚克的《在路上》像一个蟋蟀一般狡黠地伏在那里。我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读过那小说了。应该是在我年轻的时候,因为那是一本注定属于年轻人的书!小说的具体细节已经很难记起,但书中一段经典的诘问,却一直蛰伏在我的脑海:

……你的道路是什么,老兄?——乖孩子的路,疯子的路,五彩的路,浪荡子的路,任何的路。到底在什么地方、给什么人,怎么走呢?” 那是一个世界对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诘问,我也曾经这样问过自己。

忽然,想去远方,利用那个假期。那一刻,好像没有月光,秋虫在窗外此起彼伏地鸣响着。

在有目标的前夜,人会变得很亢奋,但假如尚未确定目标,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,人一下子疲惫起来。那天,我属于后面一种状态,因为我只是想去远方,但还未想好究竟要去哪里。

直到第二天清晨坐进汽车手握方向盘的那一刻,还只是有了个大概的方向,但对于究竟要去哪里,心中依然迷茫着。那就像小时候将一艘苇叶的小舟放进湖里,而不知道它将驶向何方的感觉一模一样。那种情景真的很少见,不符合我的性格与处世的方式,但又与我内心的思维比较契合。想去远方,这一念想如雾岚一样盘桓在我脑海,那是我期望着能够在纷繁的世界有一片轻声雅语,或能够在热闹的空隙有一次静心沉思!

就这样,驾着一辆稳健平和的汽车,带着一台小巧玲珑的电脑,伴着一个指点迷津的导航,穿着一双轻便舒适的布鞋,毫不犹豫地出发了。那时,时间的指针指向早晨7点。

我相信,身处一个资讯时代,只要带上那几样东西,就一定会寻觅到目标的,更不会迷失方向。

 

汽车沿着导航仪画出的轨迹行驶,那是一道及其优美、优雅的弧线,从苏州出发,一路高速,经嘉兴、杭州、金华、衢州,直指江西的鹰潭,都是地处华东区域。而要是在伟大的春秋时期,那660公里的漫漫路程,可能需要经历重重关卡,跋山涉水经历3个国家了——从吴国启程,途径越国,最后抵达楚国。

这样的想象很有意思,不为怀古,只为让思绪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洒脱。

生活在现代都市的人,也许已经很难体会到古人当年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境遇了。工业化时代出现的高速公路使得天堑变通途、坎坷变平坦……古人需要几年、几个月走完的路途,而今只需几天、几小时就能实现。

但是,那毕竟是长假的第一天。在每个长假,许多都市人会有一种走向自然、寻觅自然向往,所以,高速公路又一下子变得缓慢起来。走走停停、停停走走,在滚滚车流里,我的车业如一尾鲶鱼,可怜巴巴地漂游。连续不断出现的车祸,让本来比较宽敞的路面变得异常拥堵,甚至寸步难行,也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怀疑该不该选择在那个时辰去远方。

由于准备极不充分,车内除了一杯早晨出门前泡的碧螺春外,没有任何吃的,而高速公路服务区又车满为患,几乎很难找到一个停车休息的地方,于是,只得一路往前。

车内音响播放着麦田守望者的《在路上》,我不知道那歌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“我们没有理想,流浪没有方向 / 只是梦中的麦田,守着一片金黄 ……总是梦中麦田,守每一片金黄 / 丧失我的理想,用生命把它埋葬 / 总是梦中麦田,守着每一片金黄 / 丧失我的理想,用生命把它埋葬……

在高速公路大拥堵的时候,望着见不到首尾的车流,那首忧郁又略带苍凉的歌,若广袤的麦田里的一柄金镰,一下子触碰到了我的心底,让我疲惫了许久的身体微微颤动。

 

麦田守望者的《在路上》一遍又一遍地播放,那一句“流浪没有方向”也在一遍又一般地重复。有时候我会突然问自己,这次去远方究竟是有目的的旅游还是无目标的流浪?

若是旅游,那早该有一个旅游目的地的,可是在上路前,那个目的地还是一片空白;若是流浪,我却明明有了一个方向,在车行一半的时候已经修正了导航线路,目标指向鹰潭的龙虎山。我把车窗包括天窗全部都打开了,希望我车内的歌声能够在那拥堵而寂寞的路上一路播撒出去,“也许我要得太多,都不想你难过 / 也许应该简单活着,快乐痛苦不说……”,偶尔吝啬地拿起碧螺春,润一下嗓子,跟着他们歌唱。那撩拨神经的吉他、那磨砺情绪的贝斯、那撼动精神的架子鼓,在滚滚车流此起彼伏的喇叭声中,显得很是羸弱,而那歌声,更是飘渺得若有若无。

想的美,美梦也无常 / 那永远到不了的远方 / 在路上和我唱这一首歌……”我跟着节拍这样哼唱着,汽车在车流中游弋,一刻也不敢懈怠。

 

好不容易冲出了浙江,进入了江西,时间已在《在路上》断断续续的歌声中过去了7个小时。此时,腰酸腿胀、饥肠辘辘,好在穿着布鞋,所以双脚还是比较轻松自在。江西境内的车辆明显少了,少到使开车人感觉无可名状地寂寞。而天空也开始下雨,雨渐行渐大,直至滂沱。刚才加快的速度也不得不减慢,紧闭车窗、打开车灯,将雨刮器调到最快,可眼前的世界还是一片迷茫与混沌。

在雨中,很想哀愁嘹亮地唱一首同样哀愁嘹亮的歌,那首歌就是刘欢的《在路上》。

曾经无数次地听过,可惜,我不会唱,车内也没有那歌的碟片。我只是依稀记得那忧愁而高亢的旋律,将那充满期盼与渴念的歌词紧紧地包裹着,撒在每个人的面前。

那一天

我不得已上路

为不安分的心

为自尊的生存

为自我的证明

路上的辛酸已融进我的眼睛

心灵的困境已化作我的坚定

 

在路上  用我心灵的呼声

在路上  只为伴着我的人

在路上  是我生命的远行

在路上  只为温暖我的人

温暖我的人

……

我知道那歌词,但我一句也唱不出来。在雨中,我更为那深藏在潜意识里的歌声感动,甚至有一种流泪的感觉。

我记得住的歌词很少,而那让我记住歌词又撼动我心灵的歌声更少。纵然我不会唱,但我很想唱,在路上,在去远方的路上,在那瓢泼的大雨中,我渴望着一份同样在远方的注视与关照!

 

在雨中又寂寞地穿梭了100多公里后,天空突然放晴了。沪昆高速公路两旁起伏绵延的红色的山岗与绿色的树林,让我的精神逐渐兴奋起来。将车设置在自动巡航模式,不时地朝两旁眺望,希望在路过的地方见到那片“梦中的麦田”,但那毕竟已是秋天的季节,在这个季节,唯有稻田。

麦子早就没有了,或者说麦田从一个梦里又回到了另一个梦里。路边惊鸿一瞥的田地中,是刚刚收割过后星罗棋布的稻垛,恬静、悠闲,让我忘却饥饿、忘却疲劳。

音响又重新开始播放麦田守望者的《在路上》,“如果我有方向,那就是远方……”,那么,今天我的远方离我越来越近了,或许,它就在我的身旁。

寻求,他们寻求的特定目标是精神领域的,虽然他们一有借口就横越全国来回奔波,沿途寻找刺激,他们真正的旅途却在精神层面;如果说他们似乎逾越了大部分法律和道德的界限,他们的出发点也仅仅是希望在另一侧找到信仰”。

当我在很久之前的某一个年轻的早晨,在洒满晨曦的窗口读着那段评论时,我不是十分理解。在我今天驾车行驶在去远方的路上,在麦田守望者的《在路上》的旋律中再次回味那段评论时,我还是没有能够完全理解。

但是我承认,“寻求,他们寻求的特定目标是精神领域的。”因为,我们可以缺乏一个特定的具体目标,但我们必须要有一个特定的精神目标。因了那精神目标,尽管忍饥挨饿、人马困顿,但我们还是快乐的。

 

下午4点,汽车带着浑身的疲惫,终于行驶到了龙虎山脚下。

龙虎山为道教正一派祖庭。在中国道教史上有着承先启后、继往开来的地位和作用以及重大影响。传说,“九十九条龙在此集结,山状若龙盘,似虎踞,龙虎争雄,势不相让;上清溪自东远途飘入,依山缓行,绕山转峰,似小憩,似恋景,过滩呈白,遇潭现绿,或轻声雅语,或静心沉思。九十九峰二十四岩,尽取水之至柔,绕山转峰之溪水,遍纳九十九龙之阳刚,山丹水绿,灵性十足。不久,灵山秀水被神灵相中,即差两仙鹤导引张道陵携弟子出入于山,炼丹修道。”从此以后,龙虎山碧水丹山秀其外,道教文化美其中,位居道教名山之首,被誉为道教第一仙境。

我是怀着朝觐一般的心境走下汽车的。不是因为那是道教的祖庭,而是因为在漫漫长路上那份对于目标的感悟!

当步下汽车的那一刻,感觉双腿僵硬了。从早晨出发到现在,已经驾车整整9个小时。在景区内毫不费力地找了一家比较舒适的宾馆,作为本次“在路上”的栖息地。推窗可见的是山丹水绿的景色,在那景色面前,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,通过网络搜索,在麦田守望者的《在路上》与刘欢的《在路上》反复的吟唱中,我又一次读杰克·凯鲁亚克的《在路上》。

我旅游生活中堪称最伟大的一次经历即将开始。一辆后部拖有平板挂车的货车上,躺着约摸六七个小伙子……我跑上前去问道:‘有空位吗?’他们说:‘有,快上车,上车的人都有座。’还不等我在车厢里坐好,货车便开了。我的身子摇晃着,一个乘客扶着我,我趁机坐下。有人递给我一瓶劣质威士忌酒……内布拉斯加的天空中的细雨,一直不停地下着,然而别有一番诗意,我猛地将酒喝完。‘啊哈,咱们又上路了!’一个头戴棒球帽的小伙子叫起来……他们说这个夏天要搭车走遍美国。‘我们现在去洛杉矶。’……‘去干吗?’‘干吗?我们也说不准,这不用操心。’

要知道,杰克·凯鲁亚克的《在路上》中那一段简单的对话,在我年轻的心胸中涌起过一浪高过一浪的波澜。

而此刻,在抖落尘埃、紫气升腾的龙虎山下,在“先天地生、亘古不变、运转不息、包容万物、不可名状”的道教氛围中,我重温着年轻时的那份心情!

 

为着那份年轻的心境,我于晚上走进了景区旁那家小酒馆,点了4碟菜、一瓶酒,酒是江西的“四特酒”。我需要用酒来稀释一下自己那一天以来的感觉,以微醉的状态让思绪从那一天在路上的终点回复到起点。

此刻,我的终点就在我的身旁,而我的起点就是我的远方。

趁着饮酒的间隙,我掏出已经一天未看的手机,发现就在那一天,手机中竟然飘落了100多条信息,那里有来自亲戚的问候、朋友的惦念、同学的牵挂、同事的祝福……

也许是累了、也许是醉了,所以我一条也没有回复,我只是在心底默默地感谢着。

在路上,只为温暖我的人…… 那一刻,《在路上》在我心底最隐秘的角落又一次飘出,纯净的空气中好像有无数的蝴蝶在美丽地飞舞,似乎那里充盈着我的思念、牵挂、祈祷、祝福……

在那个瞬间,空中飘飞着期盼……

那一天,在路上 - 谷子 - 谷子的博客

  

(那一天,在路上的线路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4)| 评论(2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